今天是: 设为首页| 加入收藏
首 页 上海新闻 故事广播 国内新闻 在线广播 音乐广播 国际新闻 体育新闻 戏剧广播 收听指南 交通广播 文艺广播
当前位置:主页 > 故事广播 > 文章

上海航天今年承担17次火箭发射任务

来源:未知 时间:2019-02-08 14:13浏览量:
上海航天今年承担17次火箭发射任务

面对即将开启的“超级航天年”,上海航天人准备的如何了?记者走进位于闵行区的上海航天149厂一探究竟。这里,被外界誉为上海火箭的“产房”。

实施30余次宇航发射!这是中国航天科技集团2019年发射任务计划中给出的数字。而作为中国航天的中坚力量,上海航天技术研究院将执行其中的17发火箭发射任务,实现历史性跨越。

面对即将开启的“超级航天年”,上海航天人准备的如何了?记者近日走进位于闵行区的上海航天149厂一探究竟。这里,被外界誉为上海火箭的“产房”。

应对高密度总装,班前会频率由周变天


换上“国旗装”走过一道道门,穿过银色小小“太空舱”,记者踏进了火箭核心总装核心区,映入记者眼帘的是一级级等待总装出厂的火箭,它们中的长征四号系列、长征二号丁以及长征六号都是中国现役火箭的主力型号。从最早的三四年一发,到一年三四发,再到如今每年十余发,面对如此高密度运载火箭总装任务,老中青三代总装人都卯足了劲头,赶时间、赶进度、保质量、保成功。

上海航天149厂火箭总装厂房。

“严肃认真、周到细致、稳妥可靠、万无一失”,厂房内这排红底白字格外醒目。“我们每天手中的活,就是以这十六个字为标准。”在多媒体屏幕前,总装工艺员李一早早地浏览起工艺文件、查看设计图纸。听到事业一部(六分厂)副主任贾洪德的召唤,李一和其他工艺员、检验员、总装人员一起开始一天工作的班前会。班前会上,李一根据各项工作安排详细讲解每项工作的注意事项和总装风险点。

总装工艺员李一浏览工艺文件、查看设计图纸。

贾洪德看着总装现场电子屏向记者解释道,“这两年上海航天进入高密度总装状态,我们的工作也从办公室来到了总装现场。我们的班前会频率也从一周一次变为每天一次。”早在2016年,应对高密度发射需求,149厂事业部和总装分厂合二为一,将管理工作推进到生产第一线。贾洪德的工作状态也从每周通过调度会了解生产状态,变成了每天到生产现场,了解生产现场“第一手资料”,“如此可以大大提升火箭总装效率,碰到问题也可以第一时间协调各方解决。”

总装人员给箭体称重。

简短的班前会后,大家来到一发刚刚总装好的长征四号乙一子级火箭前,开始了当天的第一项工作:箭体称重。这项工作对于整发火箭至关重要,运载火箭的自身重量关系到火箭的质量质心、载荷能力。高级技师沈蔚松是这次称重的负责人,在火箭起吊前,他习惯性地走上每一个磅秤,检查磅秤的稳定性,确保读数的正确性。当行车铃声一响,箭体开始缓慢上升,二十多米的一子级箭体慢慢抬起“头”,离开了滚动架车。短短三米的位移距离上,箭体的前后四个点都有两位总装人员全程“保护”,以防狭小空间里由于箭体的晃动触碰到停在一旁的箭体。到了指定位置后,箭体开始慢慢下降,整个过程如同父母将刚出生的婴儿放在床上一般,轻轻地落在了前后两个仅有10厘米宽的称重托架上,停得稳稳当当。

用绣花般的功夫打磨火箭每一个部位

为火箭称完“体重”,十几名总装人员各就各位,用绣花般的功夫打磨着火箭上的每一个部位。

副主任工艺师李坤告诉记者,“以前我们的工作是一件件生产,无论是总装还是前期的零部件生产,这些技术都在老师傅手上,每一个零件都是他们一刀刀“绣”出来的。但现由于生产量上升,我们的工作也成几何倍数上升了。”为了满足生产需求,149厂开始了小批量自动化生产和模块化总装模式。在二子级火箭边,总装工潘宇威正在师傅沈蔚松的带领下开始模块化总装工作。

总装工潘宇威与师傅沈蔚松。

略显腼腆的潘宇威2018年刚刚从上海电机学院毕业。作为上海本地人,大学本科毕业下工厂当工人的为数不多了,但在学校时他就已经向往来到学校边上的这处“神秘”之地。“以前是感觉总装火箭是高大上的事,现在更多的是敬畏。”小潘指着笔记本上一条条记者看起来“杂乱无章”的线路说,这些代表着运载火箭上的一条条管路,蓝色的是小批量生产的气路管路和液路管路,红色的是需要现场协调的管路。“这些密密麻麻近300根的管路相互之间交错复杂,有的长达20多米,有的仅10厘米,要把它们都顺顺当当装进火箭的肚子里,必须分清楚每一条的原理和用途。”经过工艺文件与笔记记录比对后,他开始检查管路的外观质量,将管路“服服帖帖”地安装在各自位置,每一根同向的管路互不干涉,相互间的距离控制在2毫米左右。

2018年刚刚从上海电机学院毕业的潘宇威。

如果说运载火箭的管路相当于人体的血管,那么电子设备和电缆就可以说是神经系统了。在火箭发射过程中,它们时时刻刻发出一个个信号,控制着火箭飞行的方向和速度。

在联合测试区域,刚刚荣立“上海航天技术研究院型号二等功”的技师孙印华,带着五位总装人员在等候测控大厅的指令,他们正对已经基本总装完毕的一发长征四号运载火箭进行测试。在总装厂房里,火箭的联合测试是对149厂总装的第一次“考试”,它将模拟整个飞行过程的各项指令,检测产品的综合质量。指令下达前,孙师傅早早来到箭体地面电缆连接处,一米八几的个子对于水平躺着的箭体似乎显得“捉襟见肘”,举起手来刚刚够到电缆插座。当电缆插座脱离的一瞬间,反作用力让孙师傅往后退了一步,稳了一下身子。脱离后,总装人员仔细检查了每一个接口的插座、插针情况,盖上了保护堵盖……

孙印华刚刚荣立“上海航天技术研究院型号二等功”。

“成功文化”烙印在每一位航天人心中

在另一发春节假期过后准备运往发射基地的长征四号火箭里,“90后”总装工严文东正在检查产品的每一个细节。

“90后”总装工严文东。

几年前,新进总装人员需要在总装厂房里工作3到4年后才能有机会前往基地参加发射试验任务。而小严在2017年来到这个团队,经过短短一年学习后,就跟随试验队来到了发射基地。“看到自己总装的火箭成功飞天的那一刻,内心的激动无以言表,深感这份工作的自豪。”这次,他又担任了这一发火箭总装的“CEO”。

让青年员工担当项目负责人是上海航天满足高密度发射的求变之举,对青年人而言,有压力,但更是一种激励。今年长征四号有十发左右的任务,高峰时,酒泉、太原、西昌三大发射基地都要有团队保障,青年一代的快速成长对航天事业发展至关重要。小严告诉记者,入职的第一天师傅就和他说,在每一次的对接过程中,都要再三确认对接状态技术要求,确保每一次的对接都能做到万无一失,因为对航天而言,只有“0”和“1”的区别。“不带问题出厂,不带隐患上天”,“成功文化”深深地烙印在每一位航天人心中。

对上海航天149厂火箭总装团队而言,节假日在他们的生活中是非常淡化的,一年到头不是在基地参与试验任务就是奋战在总装第一线。今年春节期间,每个岗位都有人值守,调休的同事也要随时待命。近五十年的岁月里,一代代火箭总装人用他们的汗水和双手书写着上海航天的奋斗历程,传承着上海航天“追求卓越、精益求精”的品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