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天是: 设为首页| 加入收藏
首 页 上海新闻 故事广播 国内新闻 在线广播 音乐广播 国际新闻 体育新闻 戏剧广播 收听指南 交通广播 文艺广播
当前位置:主页 > 戏剧广播 > 文章

《天龙八部》精彩片段排演

来源:未知 时间:2019-03-13 15:06浏览量:
《天龙八部》精彩片段排演

知无知戏剧社
知无知戏剧社
主题
《天龙八部》精彩片段排演
时间
3/14 周四 19:30-21:30
导演
原荔枝
20元/位
地点
知无知文化空间
流 程
1.观看《天龙八部》黄日华版电视剧片段
2.肢体互动游戏
3.分场景领角色、对台本
4.分场景正式排演
配音片段
1.乔峰父子相认
众人:这是怎么回事?
乔峰:爹?爹!你就是我爹?
萧远山:峰儿,我的好孩子,我们的样貌身材,不用多说,一看就知道,我是你老子。
二人扒开衣服,哈哈大笑。
乔峰:爹。(展开拓布)
萧远山:萧远山绝笔。峰儿,当初你爹在雁门关伤心跳崖,幸好被大树所阻,注定命不该绝。
乔峰:爹,是上天有眼,让我们父子团聚。
萧远山:当时我大难不死,就萌生报仇的念头。当天,在雁门关外,那些中原豪杰不分缘由,把我们的族人家仆全部杀光,峰儿,就连你那位不懂武功的娘,也遭受了毒手。你来告诉爹,我们这个仇,该不该报?
乔峰:父母之仇,不共戴天,不可不报!
萧远山:当时杀害你娘的人,大半已经被我当场杀死,不过丐帮前任帮主汪剑通病逝,算是便宜了他。但是那个带头大哥,到现在还活着。峰儿,你说该怎么做?
乔峰:爹,他是谁?
萧远山:峰儿,那天是你周岁生日,我和你娘,打算带你到外婆家共度天伦,想不到途经雁门关外,被大批高手伏击屠杀,这些人一定是早有预谋。
乔峰:孩儿听智光大师说,他们误信传言,以为契丹武士,是去少林寺抢夺武学经书,作为操练兵马之用,方便日后南下征宋。
萧远山:他们既然黑白不分、滥杀无辜,于是我就狠下心来,索性一不做二不休。我一直藏身在少林寺藏经阁内,饱览武学经书。
乔峰:爹,这个大恶人杀害了我娘,虽然是一个误会,并非存心造孽,但是,他为了掩饰真相,杀害我义父义母乔氏夫妇,简直罪不可赦。
萧远山:哈哈哈,你错了,峰儿,乔氏夫妇是我杀的。
乔峰:是……是你杀的?
萧远山:当时那些所谓的中原豪杰,把你抢走了之后,就交给乔氏夫妇抚养,他们假冒是你的亲生父母,不把真相告诉你,就是该死!
乔峰:义父义母对孩儿恩重如山,他们两位老人家都是大好人…… 那放火烧毁单正家,杀死谭公谭婆赵钱孙的人,莫非也是你?
萧远山:不错,这全都是爹做的。这些人明明知道带头大哥是谁,偏偏要包庇他,通通都该死!
乔峰:(跪地)那孩儿的授业恩师,玄苦大师呢?
萧远山:那群南朝武林人士,没有一个是好人!玄苦,是我一掌震死的!
大师:阿弥陀佛。
乔峰:恩师教授孩儿武功,十年寒暑从不间断,孩儿有今天,全凭恩师栽培。
萧远山:杀我爱妻,抢我孩儿的人当中,少林也曾经参与,他们是故意把你变成汉人,还要你拜自己的仇人为师!
段誉:萧前辈,当时大家都以为是我结拜大哥,就是你儿子萧峰害死玄苦大师的,你这么做,岂不是害了我大哥萧峰。
萧远山:当时我没有想的这么周祥。那天晚上,我打了玄苦一掌之后,隐身房中,后来,你来拜会他,玄苦看我们父子俩相貌相似,就以为是你干的,连个小沙弥都分不出来。
方丈:以萧峰萧施主的为人,丐帮马大元副帮主,马夫人以及白世镜长老,应该不是他杀的。莫非也是……
萧远山:马大元是被他妻子马夫人和白世镜合谋害死的。白世镜是我杀的。
乔峰:真想不到……孩儿一直苦苦追寻的大恶人,原来就是爹你……
段誉:当时马夫人和白世镜死的时候,我爹也在场,所以,他写了一封信函,详述各种原委,由在下交到全冠清长老手上。
大师:方丈,我们不能够放过萧远山。
乔峰:(起身)这些人,是爹你杀的,这跟孩儿杀的没有分别。以后,谁想找我爹算账的,一切由我萧峰承担!
 
2.虚竹破色戒
虚竹:姥姥……
天山童姥:是不是有事想问我呀?
虚竹:姥姥,那位姑娘……我是不是在做梦呀
天山童姥:哈哈,大梦初醒呀!小和尚,我给你享尽人间艳福,你怎么谢谢我?你老是说自己是出家人,要守清规戒律,色戒,你说应不应该守呢?你呀,你这个小和尚整天口是心非,其实是风流好色之徒。你自己说吧,这次的事,到底是我逼你,还是你自己自愿的呢?出家人要清心直说呀!你非要和姥姥作对是不是,姥姥让你做的事,你偏不肯做,好!这一次我没逼你吧?这一次是你赢了?还是我赢了?
虚竹:呀!(一头撞向冰柱)
天山童姥:小和尚!你疯了?你为什么要这么做?要不是你体内有北冥真气护体,你早就命丧阴曹了。
虚竹:小僧自知罪孽深重,害人害已,我实在不想再做人了。
天山童姥:说你笨,你真笨!如果每个和尚都跟你一样,一破戒就想寻死,这世上就没有和尚了。
虚竹:姥姥,那位姑娘是什么人哪?
天山童姥:那个姑娘年方十八,清丽无匹,我绝不会委屈你的。吃东西吧!有鸡肉、鲍森翅肚,你可以享尽人间美味!做人应该要率性而为,何必这么执着呢?
虚竹:我既成佛门罪人,又投向别派门下,又破了杀戒,又破了色戒,当什么佛门弟子啊!我吃,我吃……(狂吃)
天山童姥:哈哈哈
 
3.段誉、王语嫣枯井定情
王语嫣:段公子,段公子,段公子,段公子你不能死呀……段公子,你死了,剩下我一个人孤苦伶仃,你绝对不能死呀。
段誉:王姑娘……(段誉醒来)
王语嫣:你没有死,真是太好了!(抱向段誉)
段誉:你放心,我没有死,你为我流眼泪呀
王语嫣:我刚才好害怕,你对我情深义重,我怕我没有机会报答你的。
段誉:王姑娘,我为你做的一切,没打算让你报答的。
王语嫣:你误会了,我是真心喜欢你……如果你不计较我以前对你冷漠无情,我发誓从今以后,再也不和你分离了。
段誉:我没听错吧,你能不能再说一次。
王语嫣:我现在才知道,这个世界上,谁真的爱我、怜我,对我比对自己的生命更重要。
段誉:你说的人……就是我呀。
王语嫣:我表哥这一辈子一心只想做大燕皇帝,他为了当皇帝,什么都能放弃。
段誉:可是万一……你表哥回心转意,突然又对你好了,你会怎么样?
王语嫣:我以前的确有眼无珠,可是现在,我想的很清楚,从今天开始,我心里只有你一个,我不会再三心二意。
段誉:实在太好了,实在太好了,王姑娘,你告诉我,我是不是在做梦?
王语嫣:你还叫我王姑娘……
段誉:对对对,语嫣……你看看……(擦泪)
王语嫣:段郎,我知道,我以后再也不会伤心流泪。
段誉:当然不会了!就让那个慕容复当他的西夏驸马,而我和你,长相厮守。我段誉总算今生无悔了!
 
4.天山童姥怒斗李秋水
李秋水:这么多年不见,想不到你老人家的脾气还是这么坏。大师姐,别来无恙啊呀
虚竹:她,她就是你师妹。
天山童姥:李秋水,我跟你早已无话可说。识相的,你立刻离开。
李秋水:我知道,大师姐找了帮手了。小和尚,你是哪间古刹的?
虚竹:小僧是少林寺出家的。
(李秋水一掌将虚竹打倒)
李秋水:想不到少林的功夫原来这么平平无奇
虚竹:不是呀,不是,小僧在少林寺,论武功,我是最不中用的。像我师叔祖、师伯、师兄、师弟,他们每个都很了不起。
李秋水:大师姐,你真好呀,十年如一日。十四五岁的身型,青春常驻,别人羡慕都羡慕不来。
天山童姥:你这个妖妇,想在我练功的时候偷袭我,没那么容易!可惜,你来晚了,你看!(抬起大拇指)
李秋水:七八掌门扳指!你哪儿弄来的?
天山童姥:是你的二师兄,我的好师弟无崖子传给我的。
李秋水:你胡说!
天山童姥:李秋水,逍遥派掌门人有令!你立刻跪下听候吩咐!
李秋水:笑话,掌门人你能自己封吗?我懂了,一定是你杀了二师兄无崖子抢了他的指环。
天山童姥:你竟敢背叛掌门!
李秋水:你快说,你把二师兄怎么了?
天山童姥:哈哈哈,你很挂念他妈?你这个不知廉耻的老妖妇,你的师兄早就把你忘了。
李秋水:他不会……他更不会喜欢你这个老怪物!
天山童姥:要不是七十年前,你用毒计害我,我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?小和尚!你认清楚这个妖妇,是她把我害成这样的!因为我要练八荒六合唯我独尊功,所以身型娇小,有异常人,我二十六岁那年,练功有成,本来可以发功长大,恢复正常人一样的身型外貌,谁知道就在最后一刻,突然被这个妖妇从后袭击,害得我走火入魔,从此人老身不老,永远不能够再长高。就因为我身型不会再长高,二师弟才会移情别恋不再爱我,害我一生孤苦……都是拜这个妖妇所赐!
虚竹:同门如骨肉,你还她一生,于心何忍哪……
李秋水:说到狠毒,我李秋水怎么比得上大师姐你。我和二师兄无崖子本来两情相悦,就是这个老妖怪从中破坏。说我在外面勾三搭四,令二师兄对我日渐疏远,在伤心欲绝之下下嫁西夏王,谁知道你还不放过我!在我大婚那天……(大王……师妹,你当上王妃挺开心的嘛,就让我送你个大礼吧……)后来我容颜尽毁,得不到二师兄的心,也得不到西夏王的爱,更被打入了冷宫,我一生的幸福就毁在你的手上。
天山童姥:哼,你应有此报!
虚竹:姥姥,我觉得似乎残忍了一点。
天山童姥:残忍?是她先抢走了无崖子,而且又加害于我!我才会这样对她。
虚竹:话虽如此,但是两位前辈为了无崖子老先生,斗了几十年了,冤冤相报,这又何苦呢?
(李秋水出暗器将扳指拿到手)
天山童姥:你这个贱人!
李秋水:现在谁才是逍遥派的掌门人哪,大师姐!
天山童姥:你……(二人打斗,天山童姥被踢一脚,倒地,虚竹上前扶住)
李秋水:现在轮到我来清理门户了!(李秋水一掌逼近天山童姥,虚竹挡开掌力)
天山童姥:小和尚,快点背我走。
虚竹:哦。(虚竹背起天山童姥,李秋水又一掌,虚竹将她一把甩到石柱上)
 
5.康敏报复段正淳
康敏:为了嫁给马大元,我甚至把自己的亲生骨肉亲手掐死!
段正淳:亲生骨肉?那他爹是?
康敏:他姓段。就是当今大理镇南王段--正--淳。
段正淳:原来当初你怀了我的骨肉,还亲手杀了他。
康敏:是你一手造成的。十年前你给了我一个希望,我一直以为能当上王妃,结果你一走了之,我怀着你的骨肉,等啊等,等到不能再等的时候,我就找了一个偏僻的乡间角落,把我们的孩子生下来,把它交给一户乡下人家寄养。到孩子三岁的时候,你依然音讯全无。
段正淳:你当初怎么,不来大理找我呢?
康敏:你要找我,自然会来找我。人家都说,千里寻夫,要我无名无分,千里迢迢,去找一个算不上丈夫的男人, 还要被他身边的女人奚落取笑,我康敏绝不做这种愚蠢的事。万一绑不住你,又被人知道我有个孩子,那我岂不是前途尽毁?
段正淳:你就是为了这个,狠心亲手杀死我们的骨肉!
康敏:没错,我怀了你的骨肉又怎么样?你可以杀了你的正室立我为后吗?在四年的漫长岁月里,我朝思暮想,想得很透彻:我不能做你身边无数女人中的其中一个。既然当不上皇后,我就要为自己打算。我不能白白糟蹋我的容貌,都头来一无所有。我康敏天生就不是一个平凡的女人。
段正淳:你真是心狠手辣,世间罕有。
康敏:我处心积虑,终于博得丐帮副帮主马大元的怜爱,虽然他又老又丑,又不解风情,但是,他可以给我名分——堂堂天下第一帮,副帮主的夫人。要成为副帮主夫人,我就要杀掉那个孽种!你知道吗?我们的孩子长得很像你,跟你一样的俊俏,他已经会叫娘了,我掐住他的脖子的时候,他“啊啊”这样叫,叫的是娘啊,到他死后,我还是听见他叫我娘。
段正淳:别说了……别再说了!是我害了你,我害了他。
康敏:你不但害了你自己的孩子,你也害了你自己。记不记得我之前说过:我得不到的东西,我就要亲手毁掉它。
段正淳惊恐得看着康敏。